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开启左侧

[其它] 打击黑恶势力,还我和谐农村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1#
打击黑恶势力,还我和谐农村

尊敬的领导:
   您好!在全党全国严厉打击村霸、村匪之际,我村村民联名举报原中杜村书记焦苏云利用手中权势在村中拉帮结派,结党营私,一手遮天,私设法庭,用黑社会的毒辣手段残害村民一事,请求领导给予重视并欢迎领导来我村调查取证。
    现列举事实如下:
一、我村村民许宝祥惨遭其毒手
2018年3月8日焦苏云组织选村委理财小组,未通知全体村民代表,我村代表许宝祥上前理论,焦苏云不分青红皂白,联合其弟弟焦苏龙、支委王建红三人将本是残疾人的许宝祥按倒毒打,直至其左手食指近节指骨骨折,有尧都区公安局的鉴定为证。此三人的行为明显属于结伙殴打,伤害他人,而焦苏云作为一个党员却没有受到任何行政处罚和经济处罚。    二、私吞村民赔偿款,数额巨大
2011年,张台铁路进行征地赔偿,当时征用了本村村民许忙土地2.96亩,张台铁路负责人与许忙接触并达成了协议。后来进行赔偿时,焦苏云利用手中权利将许忙的征地原始合同改为己有,用村委会的开会假记录和王庙记的假证明,用私刻和盗用村委会公章的手段,将张台铁路调解费一万元,赔偿款十五万余元据为己有。后来借村内硬化路面为由,大量套用国家资金,虚报方数,偷工减料,将十五万元贪污款取走。 如此巨额的贪污该不该受到法律的制裁?  
三、许忙多次上访受阻,其家人屡遭殴打
征地款被贪污后,许忙多次到各地举报,均未果。焦苏云为打击报复许忙的举报行为,在2016年正月初六,指使其女儿焦静、女婿许海斌闯入许忙家院中,将其妻子段小平打的满脸是血,有派出所照片为证;同年正月初七又闯入其院中,将许忙的儿媳刘小梅头发拔下一大把(拔下的头发现在还在),脸上毁容的迹象现在也还在。这与黑社会有何两样?
2016年10月30日,许忙等人再次上北京信访局举报,被焦苏云知道,找人将许忙等人从北京骗回,关至铁笼门上锁,从2016年11月1日晚至第二天早上9点,并派人严加看守,长达6个小时的监禁,严重损害了许忙等人的人身自由,他们所犯何法,为何要将他们关进铁笼监禁?
四、贪污公款,私刻公章,胡作非为
2017年村委会换届选举,村委会公章全部上交给镇政府保管,2017年12月24日村委选举成功,而焦苏云却在2017年12月11日拿着盖有村委会公章、伪造村长签名的手续,在村委所有成员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去镇政府财政所提取了村里的4300元公款,公章从何而来。据往届村长反映,此前焦苏云也经常瞒着村委成员提取村里钱款,这样看来,焦苏云对于伪造签名,私刻公章已经轻车熟路。
许三成,我村已故村民,在世期间兢兢业业为村当会计很多年,从未出过任何差错,在一次村民大会上突发疾病死亡,焦苏云作为党员、书记非但没有为此感到悲伤,反而给许三成栽赃了两万元,只因死无对证。
在任期间,借由给村里修路为名,向家家户户收取款项,有的没有写收条,结果路没修成,钱都落入了他自己的腰包。除了上述众所周知的,私下贪污公款数额不知还有多少。
此前,我村村民联名去镇政府请求罢免焦苏云书记一职,最终以焦苏云提交辞职信为结果,结合上述事实,这样的处罚对于一个党员来说是否太过于微不足道?
焦苏云作为一名党员,本应为人民服务,做人民的父母官、好公仆,这些年却在村里胡作非为,横行霸道,勾结黑势力,多年无所事事,专门盯着上面拨给村里的工程款,村民的赔偿款,成为村民心里的恶魔、吸血鬼,焦苏云的一系列行为正是村霸、村匪的典型表现。现我村村民联名举报,望上级领导严厉打击黑恶势力焦苏云,给予相应的法律处罚,还中杜村村民一个公道。
焦苏云不除,不以平民愤!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收藏收藏1 顶9 踩1
如此恶劣的事情,难道就没有人管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不是打击村霸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临汾网友  发表于 2018-5-19 12:45:15
蜡笔小新使我 发表于 2018-5-16 18:52
如此恶劣的事情,难道就没有人管么

都是胡遍乱造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