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收藏此章节
眼泪
  乔乔最近特别喜欢兔子。兔子耳朵长长的,一有响动,立刻就竖起来,机敏得很。兔子毛非常柔软,摸上去柔柔的,非常舒服。特别是那些拳头大小的白白的小兔子,更让她着迷。一到兔笼边,半天都挪不开步。
  乔乔经常把那些小兔子抱起来,亲昵地叫这些兔子,乖妮妮,乖妮妮。看得娘在一旁偷偷抿着嘴笑。
  有时娘也要喊,死妮子,快把兔子放下,你这样会把她弄死的。
  乔乔赶紧把心爱的兔子扔进笼子里。
  乔乔每天放学回家,都要绕道到山坡上给家里的兔子弄一些兔子草,连兰兰也知道她们家养了不少兔子,吵着要到她家来玩兔子。
  
  来年春天,播种了谷子,还没收割小麦的时节,乔乔的娘病了,这一回病得不轻,不像一般的病。吃了好多回草药都没什么效。村里和娘好的,吃过娘扯的草药的都跑来看娘。满头白发的朱三奶奶来看了娘三回,每次都颤巍巍地瘪着嘴说:“菩萨保佑,菩萨保佑,好人有好报……”还在娘的床前,合上她那枯柴棍一样长满老年斑的双手,闭了眼向冥冥中虔诚地祷告。娘卧床不起,爹就把娘弄到了省里的大医院。爹回来时就对乔乔说,再多喂养些兔子,娘治病,要钱。
  乔乔瞪大眼睛望着爹,一则她为娘担心,二则她不明白兔子和钱有什么关系,天天可爱的兔妮妮和钱有什么关系呢?她们是她的好朋友呀!
  乔乔的爹去弄了更多的小兔子回来养。乔乔更高兴了,放学后,她把大部分的精力都用在照顾这些兔宝宝身上。一会儿跑到山上去打草,一会儿把那些兔子抱起来仔细地查看,逗他们玩,还用自己的梳子给兔子梳身上的毛,把兔子打理得干干净净地。
  爹坐在台阶上抽着旱烟,瞅着妮子,脸上一半笑,一半愁。爹有时候忍不住,就说:“妮子,你对付学习能这样就好了。”
  “咋啦?”乔乔一手抚摸着小兔子白绒绒的身子,一手拿嫩草叶到小兔子嘴边逗弄着,脸上却对爹的话不屑一顾。乔乔在班里成绩挺好的,一直稳居前三名。
  “不要骄傲,骄傲的鸟儿飞不高。”爹笑着说。
  乔乔不幸被爹言中了一次。那是五年级的期中考试,乔乔因为忧心娘的病,又天天照顾家里一大堆兔子,心里老想着和兔子妮妮玩儿,没怎么复习,结果考地一塌糊涂。
  
  一个周末,爹对乔乔说:“你跟我到省城医院去一趟,去看看你娘,你娘想你了。”
  乔乔一脸惊喜:“爹,娘的病要好了吗?我好久都没看到娘了——我好想她呀!”
  乔乔跟着爹到省城医院,小姨和外婆在医院里照看娘。小姨正在狭窄的走廊上打了开水提着水壶往病房走,见到乔乔,激动地快步走过来,放下水壶,一把把乔乔揽进怀里,抱住乔乔的头,眼里就有了盈盈的泪花。乔乔嫩嫩地叫了声:“小姨。”
  小姨把她搂得更紧。
  外婆在娘的病床边,见到梳着两个小角丫辫子的乔乔从门外进来,浑身一抖,满脸惊喜地望着她。
  乔乔甜甜地叫了声:“外婆。”
  外婆好久不见,似乎一夜间就满头银发,她脸上的褶皱波浪似地漾开,由衷地笑着,“哎”了一声。乔乔跑过去,抱住外婆的腰,外婆也把乔乔紧紧抱住。外婆说:“我们乔乔长高了。”外婆的声音有些苍老,说着说着,她脸上的笑就凝住,眼角有了些浅浅的泪花。
  娘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微微地踹着气。
  乔乔放开外婆,扑上去,叫了声:“娘!”
  眼里一下涌满了亮亮的泪花。
  娘的眼圈也红红的,她拉着乔乔的手,深深地吸了口气,说:“乔乔乖。让娘看看,让娘看看……” 娘的眼神充满了无限地怜爱。
  乔乔感到娘的手弱弱地,凉凉地。乔乔吸着鼻子,带着哭腔说:“娘,你的病啥时候能好起来——我和爹都很想你!”
  娘亢亢地咳嗽起来,猛烈地咳嗽让她苍白的脸上显出一抹病态的红晕。
  娘好容易才止住咳嗽,又上气不接下气地踹息起来。娘说话都有些费劲,只断断续续地说:“乔乔……乖,乔……乔……乖……”,乔乔在旁边哭起来,娘苍白的脸颊也挂了两滴晶亮的泪珠。
  小姨走过来,轻轻地给乔乔娘掖了掖被子。然后拉起哭成泪人儿的乔乔,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小姨眼里也含满了泪水。
  爹和外婆站在旁边,都神色凝重凄怆,眼圈也都红红的。
  
  一天,爹对乔乔说:“明天我把家里的兔子卖一些。你娘治病需要钱。”
  乔乔睁大眼睛,望着爹。
  “爹,不行!不能卖这些兔妮妮!”
  “为啥不能卖?”
  “她们是我的好朋友!”
  “傻孩子!哪有兔子是人的好朋友的?我当初买她们来喂就是为了长大后能卖点钱,给你娘治病的。”
  “爹,不嘛!”
  “听话!兔子重要还是你娘重要?”爹板着脸,一脸少见的严肃和决绝。
  乔乔的小脸涨红了,她瞪着爹的圆圆的大眼睛里瞬间就聚起了满满的泪花,紧接着一颗,两颗,三颗……一串眼泪像断线的珠子吧嗒吧嗒地砸落到地上。她呜呜地哭着跑开了。
  
  
←上一章 下一章→
以上显示的是作者精选展示的最新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作者精选评论, 请点击这里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定制收藏类别     查看收藏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