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G[电竞]

作者:漫漫何其多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定制收藏类别     查看收藏列表

    第十九章

      
      高考面前,众生平等。
      
      在电竞新秀Luo选手忍辱负重地写语文试卷的时候,余邃和季岩寒不能免俗地同众多家长一般,并没能放心地离开考场,而是顶着酷暑殷切又期待地等在了考点外,身心与考生同在。
      
      当然,他俩在车里放平车椅枕着靠垫吹着空调喝着饮料,酷暑并没有伤害到他们。
      
      季岩寒吸了一口可乐,透过车窗看看外面,觉得这样傻逼兮兮的:“咱们真有必要在这等着?”
      
      “当然。”余邃戴着墨镜躺着看手机,“那个小崽子万一蹿出来了怎么办?”
      
      季岩寒摇头:“我刚等你们的时候看了看考场说明,好像是说不能提前交卷……”
      
      “凡事有万一,万一装病出来了呢?”余邃懒懒道,“真跑了,下面三科谁替他去考?”
      
      季岩寒一想也是,他眯着眼看看余邃的手机界面,凑近了些皱眉道:“你还玩儿自拍呢?”
      
      “没。”余邃摘了墨镜,对手机露出了营业的笑容,“今天没训练,给大家做个户外直播,季神也在,队长,来打个招呼!”
      
      季岩寒:“……”
      
      季岩寒简直被崩溃:“你会不会看气氛?里面那个小崽子正准备出来砍了你呢,你还有心情直播?你这和那些直播人家办丧事的有什么区别?”
      
      “我做个高考直播怎么了?”余邃催促,“快点儿的!我这月还差二十个小时时长呢,今天至少要混十个小时。”
      
      季岩寒没脾气了,勉强笑着跟余邃一起比了个耶,跟粉丝打了个招呼后忙嫌丢人地戴上了眼镜。
      
      余邃分毫不觉得这有什么丢人的,左右等人无聊,开一下直播怎么了?
      
      “我们出门做什么?送Luo考试,对,高考。”余邃把腿舒展开,浑身散发着浩然正气,“义务教育的圣光会不偏不倚地平等照耀在每一位学子身上,也包括我们的电竞选手。”
      
      “Luo自己愿意啊,为什么不愿意?考试这么好的事,当然愿意,进去的时候,满脸都写着感激,还给我深深地鞠了一躬呢。”
      
      “砍了我?你们听错了,季神开玩笑的。Luo非常感激母校没有放弃他,给了他参加高考的宝贵机会,他也会非常珍惜这次机会。真的,我没编啊,怎么都不信?”
      
      “为什么都说我嘴里没一句实话?”
      
      “他考得好不好我就不知道了……”
      
      余邃突然想到了什么,问季岩寒道:“能不能催一下,让他们快点把Luo的直播合同敲定了?他的第一次直播就给粉丝直播高考查分怎么样?刺激,惊喜。”
      
      “直播高考查分……”季岩寒一言难尽地看着余邃,破罐破摔道,“我现在让宣发部的飞过来,全程给他拍摄,然后剪辑后期一下做个高考纪录片怎么样?你猜时洛会不会砸了咱们基地?”
      
      这还真有可能,余邃只能遗憾作罢。
      
      余邃继续跟粉丝逗贫。他是个话多的人,不用跟弹幕互动,自己就能对着手机干聊不冷场,聊开心了自己还能乐半天,等时洛出来的时间里,余邃先是兴致勃勃地举着手机聊,继而半倚半靠地躺下来对着手机侃,再过一个小时,余邃歉然一笑:“不行了,早上没吃饭,有点低血糖,今天就这样吧。”
      
      余邃唇色发白,粉丝也觉得不太对了,忙让他快点去吃东西,余邃匆匆关了直播。
      
      把手机放到一边,余邃飞速拉开车门,走到路边的垃圾桶前干呕了起来。
      
      车里的季岩寒摘了墨镜,拿了一瓶矿泉水跟了出来。
      
      “人家医生早就说了,得注意休息,一整晚不睡觉又伤胃了。”季岩寒皱眉,“什么也吐不出来,早上又什么都没吃呗?”
      
      余邃漱了漱口,揉了揉绞疼的胃部,勉强一笑:“吃东西?我一点儿时间没敢耽误,还差点误了考试呢。”
      
      “所以我之前就说你们飞过来,或者坐高铁也行啊,你非要玩玩自驾。”季岩寒简直无法理解,“刚打完比赛又连开了一夜的车,谁受得了?”
      
      余邃喝了两口水:“飞机……他一看见机票落地点就能知道怎么回事,还会跟我走?机场里他要跑我也抓不住,更麻烦。”
      
      季岩寒皱眉:“你对他是不是有点太好了?”
      
      余邃用手背抹了一下下巴上的水渍:“自己造的孽……不说这个了。”
      
      季岩寒无法,道:“那你怎么办?在这附近给你买点药?买什么药?板蓝根行吗?”
      
      “板蓝根真的不能救死扶伤……”余邃半死不活道,“吃药没用,给我来杯热水就行。”
      
      季岩寒道:“行,你先上车,我去便利店给你弄点热的来。”
      
      余邃点头,拎着矿泉水瓶上了车。
      
      不多时季岩寒拿了一份在便利店热好的汤上了车:“没什么东西,凑合喝两口。”
      
      余邃并不挑,他慢慢喝着汤,轻松道:“好多了。”
      
      季岩寒看着余邃,片刻后道:“不然你就慢慢退下来,然后……”
      
      余邃头疼:“又来了,谁没点儿胃病,整天查,就是小毛病,至于的?”
      
      季岩寒继续道:“不乐意管理也没事,都是慢慢学的,我当初刚组战队的时候也是两眼一抹黑,后来自己开公司更抓瞎,幸亏有敏敏还有她爸爸一直帮着……不说这些了,这事儿我每次一提你就不往下听了。有些话一直没说清,我不是让你来给我打下手。”
      
      “下月就生日了吧?”季岩寒慷慨一笑,“生日礼物,FS俱乐部,整个送你了。”
      
      余邃想也不想:“不要。”
      
      季岩寒疲惫地瘫在座位上:“我没开玩笑,送你吧,我确实不想管了,真的交给别人我又心疼,不如留给你。”
      
      余邃摇头:“不可能。好的管理人才多的是,自己找去。”
      
      季岩寒无奈:“怎么这么犟呢?关直播了吧?”
      
      余邃看了一眼手机,点头:“关了。”
      
      季岩寒说话更放得开了:“打职业就几年的事,你现在是无所谓,觉得自己能再打个十年没问题,我当年也是这么想的,结果呢?好,我就算你还能打十年。”
      
      季岩寒认真地看着余邃:“十年后你做什么?想过吗?正好这两天咱俩都有空了,你跟我说说你的想法。”
      
      余邃看神经病一样地看着季岩寒:“你是不是开会开多了?真的,上个跟我这么说话的还是我高中的教导主任……”
      
      “我现在是在对你传授我宝贵的人生经验!”季岩寒无奈,“不比你白白地老八岁行吧?有些事儿你没想到,我可以替你考虑一下,不要整天只想着训练比赛,为自己的以后打算一下。”
      
      余邃淡然道:“已经想好了。”
      
      季岩寒道:“那你跟我说说。”
      
      余邃笑而不语。
      
      季岩寒怒道:“不知好歹!”
      
      余邃笑笑:“行了,敏敏姐因为当年违约金的事一直对我不太喜欢,这两年好不容易对我有好气了,别再破坏我俩感情了。人家看上你也够倒霉的,这么多年一直不离不弃的,别多事了。”
      
      季岩寒无法,只得再次将这件事搁置。
      
      说话间车外人渐渐多了起来,余邃看看车外眼睛一亮:“马上就要出来了吧?来来来,迎接一下。”
      
      季岩寒叹口气,跟着余邃下了车,打开后车厢拿出了两束花。
      
      余邃接过季岩寒手里的花,眉头一皱,谨慎地表达了一下质疑:“这种绣球花,好像是特定场合才用的……”
      
      季岩寒不太自信地看了看自己手里的花:“是吗?我又不懂这个,不是你让我买最贵的吗?!就这种贵!两千多块钱一束呢。”
      
      “行吧。”余邃自己也不十分确定,“可能我猜错了,拿好。”
      
      余邃和季岩寒并排站在一起,五分钟后,时洛满身戾气地从考场走了出来,好似射了九个太阳的后羿,又好似从炼狱中出来的勇士,全身都散发着熊熊燃烧的滔天火焰。
      
      余邃微微吸了一口气,将手里的新娘手捧花递给了时洛,轻声安抚:“没经验,我看其他家长都举着向日葵,说是一举夺魁……这个你凑合一下。”
      
      季岩寒把自己手里的新娘手捧花也递给了时洛:“明天的,我们也举个向日葵。”
      
      时洛活活被气得说不出话来了,他甚至想直接转头回考场。
      
      “走,吃饭去,中午休息一下下午还得考。”余邃催着时洛上车,“外面太热了。”
      
      时洛被气得浑身发红,四肢僵硬地上了车,自己独自坐在一边自闭,拒绝跟余邃说话。
      
      “唉……这有什么的?我当年考试的时候不比你挣得多?”余邃忍笑,“我可没跟你似的跟人家说我年薪几千万,还要来你这儿考试。”
      
      时洛根本不理余邃。
      
      “真生气了?”余邃笑笑,“还是嫌我们没给你举向日葵?”
      
      时洛气得冒烟,还是不说话。
      
      不过这个倒是提醒了余邃,余邃道:“不然下午拉个横幅,更排面儿一点,还来得及吗?”
      
      正在开车的季岩寒偏头问道:“横幅?写什么?热烈欢迎FS替补Luo选手莅临本街道考点?”
      
      “为什么非要强调替补?”余邃摇头,“算了,大横幅太招摇了,你带工作人员来了吗?咱们一起举一下手幅,搞一个小应援应该还行。”
      
      季岩寒还是更在意内容:“那手幅上你写什么?”
      
      余邃想了下:“高考一次,幸福一生。”
      
      时洛:“……”
      
      季岩寒从善如流:“可以,不过最好再来点不一样的。”
      
      “简单。”余邃戴好墨镜倚在靠背上,“下了赛场上考场,十年寒窗不苦读。”
      
      时洛:“……”
      
      余邃又道:“磨刀不误砍柴工,高考之后再打工。”
      
      余邃简直文思泉涌:“一人高考,全队光荣。”
      
      “余……邃……”时洛终于说话,他压抑地磨牙,“再说一句……我就跳车……”
      
      余邃忍笑忍得胃疼,他摆摆手示意时洛快休息。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支持
    鞠躬



    天潢贵胄




    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wap读点击:https://m.jjwxc.net/book2/3949858/19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