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相爷家(重生)

作者:Miang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定制收藏类别     查看收藏列表

    剪帕破竹

      官家人与谢均走后,贺家门里喜气洋洋的。一道听令的贺老夫人满面喜色,颤着满是褶儿的手直拍贺桢的背,絮叨道:“娘早就说了,娶妻当娶贤!檀儿是个好的,连太子爷都给她脸面,你早该待人家好些!那姓方的贱妾,哪能比得上你媳妇儿一根手指头?……”
      
      贺桢却有些心不在焉,只觉得手里的圣命滚烫得很,几有些拿不住了。一旁的贺老夫人左右招呼,要家里下人赶紧支起饭桌来,好好庆祝贺桢选试得了个好官名。
      
      周遭一团乱哄哄的,贺桢独自抽身,朝屋里头走去。他走了没几步,便瞧见方素怜站在对角的屋檐下头,远远朝他含蓄地笑了下,看神情也挺是高兴。
      
      一时间,贺桢心绪复杂无比。
      
      ——宰辅谢均都说了,要好好谢谢秦檀的功劳,可见秦檀心底有自己,这才会为了一次选试前后出力,求到了太子殿下那儿。
      
      他有心要补偿秦檀,但又怕对不起许下了山盟海誓的方素怜,此刻心底矛盾无比,左右为难。
      
      贺老夫人瞧出他为难,上去推了推贺桢的背,蹙眉训斥道:“还不快去谢谢你媳妇儿的恩情?再怎么闹,你二人也是结发夫妻。太子给她脸面,你也不能冷落了人家。你去好好道个谢,日后呀,好好与你媳妇儿过日子!”
      
      母亲言辞冷厉,贺桢无奈,只能听从母命,准备去向秦檀道谢。但要和秦檀说软化,他却拉不下这个脸面,因此只在秦檀住的飞雁居前反复徘徊。到了晚些时候,贺桢终于下定决心,踏入了飞雁居。
      
      秦檀恰好在门口,她僵硬地站着,艳丽面庞挂着焦灼,不言不语的,和周遭喜庆的氛围格格不入。
      
      “秦檀。”贺桢唤她,“……这段时日,你也累了,晚上好好歇歇。”
      
      秦檀还在发怔,压根儿没听见他的话。贺桢无法,只得再喊一遍:“檀儿!”
      
      这一声“檀儿”,将秦檀硬生生吓醒。她连连侧过身来,嫌弃问:“你怎么不去找方氏?”
      
      这迎面泼来的冷意,叫贺桢心下一堵,当即就想赌气掉头离开。但念及母亲嘱咐,他耐着性子道:“我知道你这些时日忙累了,不如挑个时日,我带你去散散心。三日后……”
      “没空。”
      秦檀的拒绝来得太快,贺桢愣了下,又问:“那六日后……”
      “没空。”
      “九日后?”
      “没空。”
      
      贺桢薄怒涌起,当即就想甩袖离去。他明白这是秦檀变着法子给自己找不快,她就是不想和自己一道出门!可母亲的叮嘱还在耳旁徘徊,贺桢不得不耐着性子道:“那你先忙着,他日得了空闲,再与我一道出门散心去。”
      
      说罢,贺桢立即掉头走开,免得一忽儿怒气上来了,对着秦檀发作出来。
      
      一面走,他一面开始疑惑:秦檀既然对自己如此不耐,当初为何一定要嫁给自己呢?整个秦家的权势压下来,母亲几乎是当场便应下了这桩婚事,容不得自己多嘴。从始至终,他只知道秦家二房的小姐心仪于自己,非他不嫁,为此已闹过一回断发上吊了。
      
      贺桢想不清这些事儿,叹了口气,往飞雁居外走。
      
      路过穿廊时,他多看了一眼,恰好瞧见一个杏衣小丫鬟坐在穿廊上,手里拿着剪子,正咔擦咔擦拆着线。贺桢记得,这个丫鬟是秦檀身旁的,叫做红莲。
      
      他走近一瞧,却见红莲面前铺着几块手帕碎片,这手帕被剪得稀稀落落,但能看出上头原本绣了一片茂茂的竹子,栩栩如生,绣功甚好。红莲一剪子下去,绿色的青竹便绷开了线口,瞬间七零八落。
      
      贺桢觉得有些可惜,道:“剪了做什么?”说罢,弯腰剪起一片手帕碎片,却见那竹子下方还题了一小行字,写的是“伤情燕足留红线”云云,正是一句相思之语。
      
      红莲微惊,连忙起身行礼,道:“这是夫人用旧了的帕子,叮嘱奴婢去了线再烧了。”
      
      这本是秦檀随身携带的爱物,上头绣了代表贺桢小字的竹子,后被秦檀亲手剪随了。这等私物,若不处理好,落入了别人手中,搞不好会惹来流言蜚语,因此红莲偷偷摸摸躲在此处,将上头的绣线统统拆了。
      
      贺桢听了,有些古怪。
      
      秦檀在手帕上绣了竹,他的字便是仲竹;如今秦檀却要剪了再烧掉手帕,莫非是“断绝情思”的意思?
      
      贺桢趁着红莲不备,做贼似的,偷偷捡了一片手帕残片,飞快地藏入袖中。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这样做。
      
      ***
      
      贺桢走后,秦檀重露出一脸苦相来。从谢均走后,她就一直在愁同一件事儿——太子爷要磋磨自己,她该如何逃脱太子爷的魔爪?这大楚王朝里,还有谁能在太子的眼皮子底下,保她平安无恙?
      
      秦檀眼光一转,对丫鬟道:“青桑,你去燕王府跑一趟,就说我得了一株上好的野山参,想得空亲自给王妃娘娘送去。”
      
      青桑应声去了。
      
      秦檀咬咬唇,在心底道:今时今刻,燕王妃是最合适的大树!若是能讨好燕王妃谢盈,兴许太子便会看在谢均的份上,不计较自己当初的拒婚之事。
      
      当夜,青桑就去燕王府跑了一趟,捎回了燕王妃的口信。王妃娘娘说她白日里也无聊,若是秦檀得空,可以过去随意坐坐。
      
      秦檀不敢耽搁,过了五六日,就打算去拜访燕王妃。
      
      去燕王府这日,她起了个早,在妆镜前梳妆打扮。
      
      正在描眉之时,就听得外头丫鬟诧异道:“大人,您来了?夫人还没起身,怕是不方便……”
      
      话未毕,贺桢便自顾自地进来了。
      
      他一瞥,就看到了镜前的秦檀。“檀儿,今日我得闲了,我们一道去京城外头散散心吧。”贺桢说着,一撩衣摆,在圆凳上头坐下来。
      
      他是硬着头皮说这话的,声音算不得太柔和,缩在袖里的手紧紧握着一方手帕残片。
      
      ——从红莲那儿偷得手帕残片的那一夜,贺桢独自在书房坐了许久,将手帕残片在手上仔细端详。
      
      夜里灯花明晃,那残片上的题字端庄秀丽,细致无比,显然是相思入骨已久。
      
      贺桢瞧着那手帕残片,不由得想到秦檀出嫁前,兴许也是这样长夜独坐,对着一方手帕思绪翻飞。
      
      这副画面,在贺桢脑海里久久挥之不去。不知怎的,他忽而就固执地想要带秦檀去京外走走,散散心,夫妻二人,好好说一阵话了。
      
      于是,今日,他便来了飞雁居。
      
      听贺桢说罢,秦檀搁下眉笔,揽镜自照:“不赶巧,今儿我有事,要出门去呢。”
      
      贺桢不诧,道:“你不必诓我,哪来天天都有事儿的?横竖你不过是不想与我出门。我想好了,今日一定要与你仔细谈谈,你便跟我一道走走去。”
      
      他打定主意,认为秦檀是在骗自己,便一副坐着不肯走的架势。
      
      秦檀挑眉,往耳垂下别珍珠坠子:“别闹啊,我今日是当真有事。大人若是闲的发闷,后院自有方姨娘替您红袖添香。”
      
      贺桢听见“方姨娘”这个词,忽觉得心头一刺,他微恼道:“我这算闹事?我要与你出门走走,你总是推三阻四,借故不去,哪有这样的妻子?”
      
      秦檀也恼了,啪的将一串腕珠拍在妆台上,不高兴道:“我今儿是真当有事!”
      
      刚说罢,外头便有丫鬟殷勤来跑腿,与院子里的大丫鬟青桑说话:“青桑姐姐,去燕王府的马车已经备好了,您与夫人说声,免得误了时候,回头叫王妃娘娘责怪下来,惹咱们夫人不高兴。”
      
      这丫鬟嗓音尖尖,贺桢也听见了,不由有些讪讪。
      
      “听见了?”秦檀没好气道,“你别挡着道,王妃娘娘若是怪罪了,你担得起?”说罢,提了裙摆朝外头走去,一会会儿便不见了身影。
      
      贺桢独自坐在房里头,手心微汗,将那方手帕残片都浸湿了。
      
      许久后,他脱了力,久久地叹气。
      
      ***
      
      秦檀坐上马车,朝燕王府去了。路途不算远,一会儿也就到了。
      
      燕王虽非嫡子,却甚是受宠。陛下对其委以重任,足见陛下重视之心;以是,燕王府前总是人来人往,送礼攀亲之人络绎不绝。秦檀来时,恰看到前头一辆青壁马车刚走,她也不甚奇怪。
      
      要是哪一日燕王府变得门可罗雀,那才叫奇怪。
      
      秦檀下了马车,跟着几个丫鬟跨入了王府门槛。
      
      另一头,那辆方要离开的青壁马车却倏忽停下了。
      
      这马车之中坐着的,正是谢均。
      
      谢均的小厮谢荣,盘腿坐在谢均边上,正絮絮叨叨说着废话:“照小的瞧,相爷您也不必一趟趟朝燕王府跑。王爷对王妃呐,那是冷到了骨子里;您是体恤王妃娘娘,想给王妃娘娘撑腰,免得让王爷欺负了去,这才一趟趟地来;可实际上呀,您来的多了,反而让王妃更难做人,夹在您和燕王间两面为难!再说那太子爷,太子爷让您和王妃多走动走动,您就不能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只做个样子,给太子殿下交差了事吗?太子殿下不知人情冷暖,难道您也不知道呢?这王妃娘娘的一头,是给太子伴读的弟弟;另一头,是被太子猜疑的夫君,哎呀,换了谁呀,都觉得难受得紧……”
      
      他是谢均用惯的人,勤勤恳恳,一心向主,在谢均面前也是有话直言。
      
      谢荣正竖了两根手指,互相比着,声情并茂,说的和唱戏似的,冷不防,一条数珠链子便甩到了他的脑袋上,在他脑袋上砸出了啪啪两声。“你瞧瞧刚才过去的,是不是贺家的夫人?”谢均收回了数珠,撩着窗帘朝里头瞧。
      
      “这这这这……”谢荣捂着脑门,哭丧着脸,“这小的哪知道呀!”他的后脑勺上又没长眼睛!
      
      谢均稳了神,道:“不成,我得再进王府去见姐姐一趟。”
      
      谢荣纳闷:“您才刚从王府出来呢,又要进去?”
      
      谢均慢条斯理,道:“我去看望姐姐,天经地义。”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盈:我靠,我堂堂燕王妃,竟然只是弟弟你泡妹的借口!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wap读点击:https://m.jjwxc.net/book2/3625503/11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