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驸马是隐世权臣

作者:六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定制收藏类别     查看收藏列表

    第11章

      第11章
      
      四周连道风丝都无,沉闷僵持的形势如同一张拉到了紧致的弯弓,莞苧就好比撑在这弓上的利箭,她泄了气,妥了协,柳照才有一线生机。
      
      莞苧踩着车边儿,一只脚已经踏了出去。
      “公主。”柳照的声音蓦地变得阴沉起来,如道吐着信子的毒蛇,极快地攀到她的脖颈上缠绕,露出了凶残的面目,“还不是放弃的时候。”
      
      “纯易——”莞苧诧然回眸。
      紧接着,半个身子被猛地一扯,整个人都倒在了男人怀中,脑中轰隆一声,尚未明白是何情形,细白的脖颈已落入男人拢起的掌中。
      
      修长干净的手指越是拢紧,莞苧的呼吸就越是急促,她恼怒地张开了红唇,极短地喘息了一下,“你竟然——”
      忽地,那手指松了松,却是在细细摩挲掌下的皮肤。
      莞苧口中登时没了音,任由脸颊涨起一抹薄薄的粉红,粉红蔓延极快,不过须臾,连耳朵都染了一片。
      
      在旁人看来,柳照终于下手了。
      竟敢以公主的性命做威胁。
      
      “不好了,柳照挟持了公主!”
      众人骇然,再不敢轻举妄动。
      
      “柳照,你找死!”
      顾昀之紧追而来,青筋爆出的手掌当即握起弓箭,恨不得将柳照射成一个突突冒血的大窟窿。
      
      “你大可以射过来,怕就怕这箭落不到我身上。”
      即便到了这个时候,柳照依旧容色未变,轻淡的语气好似这话并非威胁,而是忠告。
      但他又近乎挑衅地将怀中娇贵的公主囚得更深,落在旁人眼里,他与莞苧密不可分,宛如一体。
      
      这对顾昀之来说,是一种极大的耻辱,自小他便将莞苧视为他的所有物,顾家的身份家世都告诉他,莞苧会成为他的未婚妻,哪成想过,有一日,莞苧会被另一个男人紧紧圈在怀里。
      
      略略一想,他就恨得目眦欲裂,好在理智还在,转而争取莞苧,“公主,现下你该清楚他是个怎样的人渣了吧!”
      眸光一转,神色却又是含着一半鄙夷,一半窃喜。
      他贬低柳照心思不过如此,这么早就露出了马脚。
      却也微微欣喜正可借这个机会让莞苧好好看看这个人渣。
      
      如此以来,柳照等于自掘坟墓。
      顾昀之由此大喜,不禁昂着头,胜券在握的模样倒也意气风发,“柳照,放了公主,留你一个全尸!”
      
      抬手向前一挥,无数利箭猝然而起,由一柄柄弯弓托着,一一对准柳照。
      箭雨蓄势待发。
      只需等待莞苧跳出柳照的掌下。
      
      气氛紧张,就连空气都焦灼起来,呼入鼻中像撩起的火星子,一个不慎就炸得人面目全非。
      罪魁祸首柳照却连一眼都未望过来,只是沉默着将掌下细嫩的脖颈圈紧,不留一点点逃窜的空间,
      
      双方对峙时间还在延长。
      但无疑,越拖,对柳照越不利。
      
      国公府夫妇已带着兵马司追了上来。
      再不行动就晚了。
      
      莞苧抿了抿唇,出城时艳丽的唇色如今只剩下淡淡的粉,稀薄的似乎要被男人灼热的呼吸消融了。
      不仅如此,身后那吐息绵绵延延,丝丝绕绕,一点点钻入她的五脏六腑,如毒素般想要侵占她的全部。
      
      这种经历,莞苧显然是第一次,她很快就撑不住了,紧紧闭上眼朝后斥了一声,“柳郎中,绑都绑了,还犹豫什么?”
      
      柳照的眉峰倏忽之间拧得可怕起来。
      下一瞬,莞苧轻呼一声,只见她的脖颈间缓缓淌下一滴血珠,接着血珠越涌越多,成片成片地侵湿了她华美的衣裳。
      
      “血!”
      “公主流血了!”
      “柳照,你死不足惜!”
      鲜血终于爆开了焦灼的空气。
      
      还是公主的血!
      定会引来圣上的雷霆之怒。
      到时谁也脱不了责任。
      所有人都陷入了惶恐与惊骇之中。
      
      鲜血的气味还在弥漫,疯狂地涌入莞苧鼻中,唇上那抹淡粉须臾之间无影无踪,她如当头棒喝,一股恶心登时涌上心头,头脑再不清醒,昏昏沉沉如漂在水面上的孤木,很快就被一股浪潮卷入水底。
      彻底陷入黑暗之前,映入眼帘的是那双生得极好极妙的双眼,像是蕴着无数的星星。
      
      这么一双眼,何以生在了如此卑劣的男人身上?
      
      *
      
      沉沉一觉,不知睡到了何时何地。
      等莞苧再醒来,已是夜幕低垂,明月高悬,一双柔荑抚向脖颈,脖间完好无损,光洁如初。
      
      她眨了眨眼,起了身,“青桃。”
      声音嘶哑,应是喉咙不舒服。
      
      “公主醒了!”
      门咯吱一声响了,青桃扑进来,“公主可有哪里不舒服?”
      
      莞苧摇头作答,“茶。”
      环顾四周,屋内虽整洁,却处处露出简陋。
      
      青桃递了茶来。
      莞苧接过抿了一口润润喉,觉着嗓子舒服了,才问,“这是何处?”
      
      “凉州。”
      
      不在京里,那就是柳照挟持她成功,带着她顺利离京赶到了凉州。
      
      莞苧目光一凝,“柳照人呢?”
      
      “在门外。”
      
      “让他进来。”
      
      屋里静极,莞苧手里把玩着茶杯,抬起眼眸掠到了一片浮来的青影,正欲问罪,却先注意到了男人手上的伤口,怔了一下后掩去眸中怅然情绪,勾唇冷笑,“绑便绑了,柳郎若能放本公主的血,岂不是效果更好?”
      
      若不是今日,她都快忘了,她还有晕血这个毛病。
      当初,太医院诸多太医无一人能解,圣上虽恼怒,却也只得在宫外遍寻良医,只是多年未果。
      她倒是习惯了,不见血就是了。
      
      是以,当时闻到血味时她根本没细想,连脖颈上有无疼痛都没感受到就直接受不住刺激晕了过去,然而适才醒来她的脖子分明是完好的。
      柳照竟掐破了自己的手放血出来唬人。
      
      “当时情急,不得已才冒犯了公主,还请公主见谅。”柳照径自坐在圆桌前,侧目望过来一眼,眸中波澜不惊,“如今,公主如愿出了京,不开心?”
      
      空气骤然一冷,有东西破窗而入,不过眨眼间就冲到了柳照眼前,而柳照反应极快,右手迅疾如风,只听风声猝然一过,待右掌翻转过来,一枚猝着毒的利箭夹在了手指中。
      
      “这叫如愿出了京?”
      莞苧这一声奚落还没落地,窗户登时被戳成了筛子,利箭破空嗖嗖而来。
      
      柳照一跃而起,长臂一卷,两人扑到了床里边,摇摇晃晃的帷帐登时被一连串的利箭钉在了墙上。
      
      帷帐笼罩之下一片黑暗。
      莞苧整个身子都被柳照护在身下,小巧的鼻子一动,嗅到了男人手上残留的血气,她忍着不适咬牙切齿,“杀你而已,对我动什么手?”
      
      “未必。”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wap读点击:https://m.jjwxc.net/book2/3574271/11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