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不可攀

作者:蒋牧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定制收藏类别     查看收藏列表

    挖个陷阱

      第二十章
      
      过了两日,韩氏和甘家的信都送来了,韩氏信里是把曾家姑娘夸了个遍,什么性子端庄柔和,为人知书达理,是个宜家宜室的好姑娘。而甘家的信则是甘家的老太君,也就是老太太的亲嫂子亲自写的。
      
      这位曾姑娘自打上京后,就住在甘府,姑娘的模样自是不必说,玲珑美人一个,就是这性子虽温柔可也是个主见的,日后能撑得起一家。
      
      素来相看媳妇就是个大学问,虽说温柔的媳妇谁都喜欢,可是如果太过绵软的,也怕撑不起门户,到时候连个家务都理不清,也是个大难。
      
      老太太看了这两封信,这才是放了心。
      
      早在韩氏动身去京城之前,她便让纪延生修书一封,送到了靖王府上,说的便是他的续弦之事。毕竟靖王府乃是纪延生的岳家,又是两个女孩的外家,于情于理都该经他们同意的。
      
      只是信送了过去,却迟迟没有回信,老太太心里也着急。
      
      殷琳琅乃是靖王庶女,她是侧妃杨氏所生,只是杨氏早亡,留下一儿一女。是以殷廷谨对这个妹妹着实关爱。当初琳琅去世,殷廷谨打人的那狠劲儿,老太太可是历历在目,若不是有人拦着,只怕他杀了纪延生的心都有。
      
      若他只是个王府庶出,那纪家倒也不至于这般忌惮。可是如今靖王府的事情,却是十分复杂。靖王世子爷打娘胎里便身子骨不好,能活现在,那已是金山银山堆出来的。偏偏世子只生了一个女儿,这未来靖王府谁继承王位,还真是未可说呢。
      
      老太太正想着事,纪清晨便从外头出来,手里头还拿着桃花纸。
      
      “咱们家里那几株桃花树啊,迟早要给你祸害干净了,”老太太见她扑过来,笑着伸手揽住她。
      
      纪清晨得意地笑着,还把花枝递到老太太跟前,甜甜地问:“祖母香吗?”
      
      “香,只是你把这枝剪下来,以后是不想吃桃子了?”老太太伸手点她的额头,却是一点都没有责怪的意思。
      
      正巧牡丹进来回禀,先前老太太吩咐叫人炖的乳鸽汤炖好了,纪清晨一听见有吃的,眼睛都发亮了。
      
      老太太见她这小馋猫样,又是笑地停不下来,却还是让丫鬟给她盛了一碗。
      
      待她喝汤的时候,老太太不紧不慢地说:“既是喝了祖母的汤,那待会可得替祖母去办事。”
      
      纪清晨眨了眨眼睛,撒娇道:“祖母,有什么事情只管吩咐我吧。”
      
      “瞧瞧这小丫头,倒是知道吃人嘴短,”这回连旁边的丫鬟们都捂着嘴笑个不停了。
      
      *
      
      碧水提着漆盒进来,在书房的小厮都是伺候惯了的,对桃华居来人早就见怪不怪了,瞧见了人,便立即讨好地说道:“碧水姐姐,今个怎得是你过来的?”
      
      “姨娘亲自顿了鸽子汤,命我送来给老爷喝,烦请进去通报一声了,”碧水轻笑了声,就从怀里掏了银子出来。
      
      卫姨娘手头宽裕,就连丫鬟出手都是大方极了。
      
      小厮忙应了一声,接过银子,就转身进了书房通报。只是待他说完之后,原以为纪延生会让人进来的,却不想,纪延生眉头一皱,沉着脸不悦地说:“书房这等地方,谁许她们随便过来的?”
      
      小厮面色一僵,还以为自个听出了,忙又说:“是卫姨娘派人来送汤……”
      
      “高全,高全”纪延生朗声喊了两句,原本站在外面正吩咐事情的高全,赶紧撇了旁边的人,一路小跑进来。
      
      高全瞧了一眼弯着腰的小厮,还以为是他说错了什么话,可是他还没开口呢,纪延生倒是先发起火了。
      
      纪延生站起来,用手抵了抵桌子,有些生气地说:“我早跟你们说过,书房乃是我办公之地,寻常人不能进,后院丫鬟谁准你们放进来的?”
      
      高全没想到他是为着这件事发火,其实这书房原本确实是不准人随便出入的,只是自打卫姨娘怀孕之后,让人送了两回汤水,纪延生都把人放进来了。所以连高全都以为,这是纪延生给卫姨娘的脸面。
      
      只是没承想,今个倒是踩在了马尾上。
      
      “是奴才管教不严,老爷息怒,”高全赶紧认错,旁边的小厮也是个机灵的,也一个劲地请罪。
      
      纪延生脸色这才稍稍缓和,他挥挥手,冷漠道:“让她把汤端回去,以后不许再随便放人进来。”
      
      小厮出门去,碧水还以为是来带她进去的,提着食盒刚要上前,小厮却是一下挡在身前,低声说:“碧水姑娘,老爷说了,这汤您就自个带回去。以后这书房,可不能再随意过来了。”
      
      碧水大惊,立即问道:“这是怎么了?前些个日子来送,不是还收下了?”
      
      小厮心底一嗤,你也知道是前些个日子啊,只是又看在碧水给他赏银不错的份上,低声说了句,“我一进去,老爷脸色就不好看,还把我骂了一顿。”
      
      碧水这心里头又惊又忧,见实在送不进去了,便拎着盒子往回走。
      
      只是刚出了门,就瞧见前头纪清晨带着丫鬟一路过来,她想了想,提着篮子都躲在了旁边。
      
      “七姑娘,前头那丫鬟,奴婢瞧着怎么像是卫姨娘身边的碧水,”樱桃提着食盒走在旁边,低声说道。
      
      纪清晨低头捏着手上桃枝上的花瓣儿,不甚在意地哦了一声,不过片刻又忽而一笑,说道:“这个桃华居的人倒是都奇了,从主子到奴才各个都畏畏缩缩的,好好的路不走,偏要鬼鬼祟祟地躲着。”
      
      她奶声奶气地说着这样的话,一旁的樱桃又是憋着笑,又觉得有点不适应。只是她这话却没说错,碧水若是大大方方地过来请安问好,纪清晨又不会打她,反倒是她偷偷摸摸地躲在那里。
      
      纪清晨若是真想整治她,只需要让身边的丫鬟过去捉住她,不说窥视主子,就是一个不敬的罪名是肯定逃不了的。
      
      不过纪清晨不想和一个丫鬟一般见识,便带着樱桃进了院子,刚送走碧水的小厮,见这位小祖宗来了,立即上前问安。
      
      “爹爹在家吧,我来爹爹送些汤水,”方才老太太说的帮忙,就是让她来给纪延生送汤。其实纪清晨也知道,这是老太太有意给她机会,让她在便宜爹跟前买乖。
      
      小厮原本还满脸堆笑,可听说是送汤水,心里头那叫一个苦啊。可是这位小祖宗,他哪敢往外面拦啊。
      
      只是方才刚被骂过,他只得如实说道:“七姑娘,不是小的要拦着您。只是方才卫姨娘也派人来送汤,奴才进去通报,被老爷轰了出来。”
      
      一旁的樱桃立即便不悦了,上前说道:“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咱们七姑娘能和她一样吗?”
      
      幸亏这时高全出来了,一瞧见纪清晨,连忙过来笑着说道:“七姑娘,今个您怎么来了?”
      
      “我来给爹爹送汤,可是听说书房现在不让进了,”纪清晨确实是头一回来,不知道这书房是不是真有这规矩。
      
      高全立即冲着那小厮骂道:“不开眼的东西,七姑娘来了,都不进去通禀,谁给你的狗胆?”
      
      小厮连申辩的话都没说出口,就眼睁睁地看着高全,一脸讨好地领着纪清晨进了屋子。
      
      此时纪延生正坐在桌子上看文书,听到动静,刚抬起头,就瞧见门口的软萌玉团子。还没说话,脸上倒是先露了笑。
      
      纪清晨见着纪延生,立即就软软地叫了一声,“爹爹。”
      
      纪延生起身走过来,一把将女儿抱在怀里,大掌捏了捏她软滑如嫩豆腐的脸蛋,柔声说:“沅沅,怎么来了?”
      
      “来给爹爹送吃的,祖母命人熬了鸽子汤,可好喝啦。沅沅只喝了一碗哦,其他都给爹爹喝,”纪清晨笑眯眯地说。
      
      对于借花献佛这件事,纪清晨玩地最熟练。不过纪延生却受用极了,听完之后,那叫一个激动和感动,连连说:“真是爹爹的好闺女,有什么好东西都不忘记爹爹。”
      
      纪清晨甜甜一笑,你瞧,其实争宠就是这么简单。
      
      待喝完汤之后,纪清晨算是认了个门,便准备回去向老太太讨赏了。
      
      纪延生本是要亲自送她回去的,只是却被纪清晨挡了回去,她仰着小脑袋,甜甜地说:“爹爹快去处理公务吧,我有樱桃陪我回去呢。”
      
      最后,纪延生还是没拗过她,便让她自个回去了。
      
      只是出门之后,纪清晨朝另外一边瞧了一眼,又继续往前走。待走到半路时,突然开口问道:“樱桃,咱们院里是不是有个叫雀儿的丫鬟?”
      
      纪清晨虽年幼,可是身边伺候的丫鬟就不少,大丫鬟自是葡萄和樱桃两个,还有两个二等的丫鬟,以及四个三等丫鬟。这个雀儿就是三等的丫鬟,不过却是极少在纪清晨跟前露脸的。
      
      所以樱桃还有些好奇,为何姑娘会突然提起这个小丫鬟呢。
      
      “我听说这个丫鬟的消息极是灵通的?”纪清晨笑眯眯地问,粉嫩嫩的小脸上挂着笑意,却是透着几分狡黠。
      
      樱桃是管着这些小丫鬟的人,自然清楚底下这些丫鬟的秉性,这个雀儿就是人如其名的,那一张嘴啊,叽叽喳喳个不停,就数她消息最灵通,家里但凡有个什么事情,就没她不知道的。
      
      樱桃还在奇怪,七姑娘怎么会提到她的,却不想纪清晨好几件事,都是从这雀儿嘴里听说的。
      
      她伸出胖乎乎的小手,示意樱桃附耳过来。
      
      樱桃乖乖弯下身子,听她在自己耳边说话。
      
      只是说完之后,樱桃露出惊讶地表情,连忙道:“只怕这样不妥当吧?”
      
      “有什么不妥当的,我只是让你说实话而已。”
      
      纪清晨笑眯眯地看着她,樱桃见状,也只得点头。
      
      *
      
      不过一日,府里便传出风声,听说卫姨娘派人送汤给二老爷,结果被二老爷连人带汤都扔了。只是介于流言的随意性,到了第二天的时候,流言已经变成,卫姨娘为争宠,让丫鬟以送汤为名,勾引纪延生到桃华居。
      
      但是纪延生却厌恶她这番举动,让人把那丫鬟轰了出去。
      
      这话自然传到了桃华居,碧水虽是个丫鬟,可也是黄花大闺女,被人这般指指点点,当即就哭哭啼啼地闹着请卫姨娘主持公道。
      
      可是卫姨娘又能如何,这都是下人们私底下传的,又没人到她跟前说这些话。
      
      倒是纪宝璟先找上了纪清晨,敲着她的小脑袋,板着脸问:“是不是你搞的鬼啊?”
      
      “大姐姐,那个丫鬟瞧见我,连请安都不会,还躲到一边去,我就是想教训教训她而已。”
      
      纪清晨自然不会把自己的真正目的说出来,小脸一抬,嘟着小嘴儿抱怨。
      
      纪宝璟瞧着她脸上娇蛮的表情,也是无奈一笑,叮嘱道:“到底牵扯到爹爹,下回可不许这么调皮。”
      
      纪清晨可算是知道,为何先前的小清晨性子那般骄横,都没被教训。
      
      合着她的一切行为,都只是调皮而已。
      
      不过这次,她还真就是故意。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沅宝大大轻易不出手,一出手就是不得了啊
    感谢喵小鱼、A.猫扔的地雷哦,谢谢啦
    姑娘们,童哥一直在分频月榜第五徘徊,只有进前四才有榜单哒,希望大家能帮忙多撒花
    这样童哥哥可以尽早地开启双更地图啊
    么么每一个好心留言的菇娘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wap读点击:https://m.jjwxc.net/book2/2948235/20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